VR观察

过去十年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已有了“质”的飞跃,你还在等什么?

字号+ 作者:电科技 来源:百度VR 2020-01-14 09:41 我要评论( )

导语:在过去十年中,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技术有了质的飞跃。从任天堂Wii到Oculus,再到HoloLens和Pokemon Go,过去10年里,无论是虚拟现实还是增强现实都带来了一些......

导语:在过去十年中,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技术有了“质”的飞跃。从任天堂Wii到Oculus,再到HoloLens和Pokemon Go,过去10年里,无论是虚拟现实还是增强现实都带来了一些好的、坏的和很多怪异的东西。

当小编90年代初上高中的时候,一直沉浸在头盔的世界中,而头盔则是通往虚拟现实的大门。当时,小编就对虚拟现实的未来有了一个憧憬。而在过去十年中,这个梦想则变成了现实。

目前,虚拟现实技术在多个领域得到应用,包括影视娱乐、教育、设计、医学、军事、航空航天等方面,让我们实实在在地体验到了沉浸式在各方面带来的便利和乐趣。

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虚拟现实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脸上带着相机的怪人在旧金山四处游荡;一个戴着虚拟现实护目镜的赤脚男人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斯皮尔伯格拍了一整部关于虚拟现实的电影。2016年夏天,全世界都痴迷于在公园里捕捉看不见的东西。

对于许多人来说,过去十年看起来像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起起落落和再次崛起”。从任天堂Wii到Oculus,再到HoloLens和Pokemon Go,在过去十年中,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今天,小编将为大家总结过去十年虚拟现实技术领域所发生的一些里程碑式的事件,具体如下:

2009——2010:任天堂Wii

如果您认为十年前没有人听说过AR,那您就大错特错了。早在PSP或PlayStation 3等系统上就已经有AR游戏,它们都使用相机在现实世界中叠加、覆盖图形。 在2009年已经有Yelp之类的应用程序,这个应用程序具有一个隐藏的AR模式(称为Monocle),这个模式可以显示附近的餐厅位置,在现实世界中以点状覆盖。当时,AR是屏幕上的基本弹出信息,与摄像头所看到的内容排列在一起。

然后是任天堂Wii,这是十年来AR和VR的“教父”——它的运动跟踪Wii遥控器以及Wii Sports等游戏将在头盔中重复使用多年。想想今年最热门的虚拟现实游戏《BeatSaber》。在电视前挥动遥控器或戴着虚拟现实头盔挥动遥控器有什么区别?

2009年,一切都与动作游戏有关。Wii MotionPlus的新陀螺仪可以更好地跟踪空间中的运动。在当年的E3展会上,索尼紧随其后推出了PlayStationMove,微软推出了一个更为陌生的ProjectNatal:它根本没有控制器。取而代之的,它投射了红外点,并使用一组摄像机来跟踪运动——后来被称为Kinect。

2010年年底,有媒体对PlayStationMove和MicrosoftKinect进行了评测,游戏的表现并不理想,并且硬件需要很大的玩耍空间(这是VR面临的艰巨挑战的早期暗示)。我们当时几乎不知道,Kinect是传感器技术的第一个暗示,该技术最终会在2015年出现在HoloLens中,在2016年出现在Google的AR Tango手机中,在2017年出现在iPhone X的Face ID相机中。而PlayStationMove则在2016年被用作索尼自己的虚拟现实头盔的控制器。

2011年:准备好,头号玩家

2011年初,我在玩任天堂的新掌机3DS。如果您还记得,3DS不仅具有一个无眼镜的3D显示器和运动控件,而且还附带一包用于AR游戏的卡片。

但是那一年,VR最重要的时刻不是头盔……而是一本书。欧内斯特·克莱恩(ErnestCline)的“头号玩家”(ReadyPlayer One)是一个融合了未来主义风格的虚拟现实,它充满了VR内容,充满了复古感。珍妮特·马斯林(JanetMaslin)在2011年8月发表的《纽约时报》评论中称之为“关于幻想文化的狂热幻想作品”,这本书最终激励了这十年来最大的虚拟现实现象的创造者。

2012——2013年:走进Oculus Rift

您可能不记得了,2012年,索尼和J.K.罗琳根据《哈利·波特》创作了一部引人入胜的AR游戏书,或者使用早期基于手机的AR重新启动了Lazer Tag。

但是,当年晚些时候启动的Kickstarter项目Oculus Rift兑现了我在90年代梦寐以求的那种逼真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虚拟现实。2013年1月,我在CES的一个演示中首次尝试了Oculus Rift:我体验的是在一个虚拟的中世纪小镇上滑翔,但这段体验一直烙印在我的大脑中。这一次,虚拟现实技术似乎将成为最令人兴奋的技术之一。

同时,时间倒退到几个月前,在旧金山举行的谷歌I/O开发者年度大会中,跳伞者脸上戴着一个疯狂的可穿戴相机,从飞机上跳了下来。欢迎使用GoogleGlass,这是一款AR头戴式头盔,它立即成为科技界突破的标志。

2013年:无处不在GoogleGlass

2013年,小编曾到谷歌纽约总部体验过谷歌眼镜(GoogleGlass):我记得在谷歌公关团队的指导下,我学习了如何用语音和镜框的触摸条控制眼镜的教程。我记得在新泽西州的过境列车上,我戴着它上下班。我记得,我去了CNBC,在电视上直播,每个人都在想,我脸上的“黑科技”到底是什么?GoogleGlass是一款未来主义感极强的智能眼镜,又薄又轻,摄像头对着外面。

Google Glass的功能并不是很丰富,它可以拍摄照片和视频,在您的眼前显示一些弹出的信息,但仅仅如此而已。但是GoogleGlass仍然是这十年来制造的每一副智能眼镜(Vuzix、Spectacles、North Focals)的原型。GoogleGlass和它的弹出式通知是在智能手表出现之前发布的,而智能手表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2014年:谷歌和三星将VR缩小到手机上

直到这十年的中期,虚拟现实才真正被用于手机上。在Facebook同意以20亿美元疯狂收购Oculus的前几天,Oculus向开发者提供了最新的PC虚拟现实头盔。

但是对于谷歌来说,虚拟现实一开始就是一块可以自己折叠成形的硬纸板。

在GoogleGlass首次亮相一年之后,谷歌在其2014年开发者大会上推出了一款名为GoogleCardboard的简单折叠手机配件,这是令人耳目一新的低技术含量产品。它的工作原理就像是为手机配备一套基本的3D眼镜。它看起来像是低价位的Viewmaster——通过它获得的VR体验并不好——但是对于从未尝试过VR的用户来说,它看起来还不错。在音乐会和报纸上免费赠送之后,它成为了十年来最受科技派对欢迎的产品。与Facebook的高端Oculus相比,谷歌Cardboard承诺虚拟现实可以轻而易举地实现。

与此同时,三星和Oculus不太可能在与最新的三星Galaxy Note手机配合使用的一对虚拟现实护目镜上进行合作,该项目旨在展示移动虚拟现实如何在几年内推出OculusRift之前就占据着“要塞”。与Cardboard相比,Gear VR 终于在2014年底面世时显得令人惊叹。

三星依靠GearVR在未来几年内出售其Galaxy手机,谷歌2016年也紧随其后,推出了一个比Cardboard更好的项目——GoogleDaydream。

2014年还有其他关于虚拟现实的新闻——索尼当年发布了自己的虚拟现实头盔——称为ProjectMorpheus,这个产品最终称为PlayStationVR。

2015年:微软HoloLens来了

2015年1月,一些记者应邀到微软总部演示了一款名为HoloLens的神秘新设备。微软禁止任何人录制照片或视频,第一个演示不是在封闭式头戴式头盔中使用虚拟现实进行的。取而代之的是,它创建了投射到现实世界中的全息图。

微软的HoloLens似乎是一个勇敢的新举措,是Oculus虚拟现实和GoogleGlass的飞跃,所有这些都在一个看似不可能的独立头盔(无需PC)中实现。微软用术语“混合现实”来描述介于AR和VR之间的HoloLens。突然之间,我们想知道,虚拟现实的魔力能否跃入日常生活?未来会很快到达吗?

微软在2015年E3 大会上依靠自己的产品,包括《Halo》和《Minecraft》,使得全息游戏看起来似乎已经针对消费者准备就绪。但是,很明显,HoloLens并不适合普通消费者,毕竟它的价格非常昂贵,高达数千美元。

同时,自2014年以来,另一家看似拥有同样理念的公司——Magic Leap,一直都在秘密筹集大量资金。HTC和Valve宣布了Oculus竞争对手Vive,带来了类似《星际迷航》的Holodeck体验。Oculus为即将到来的Rift宣布了全新的控制器,感觉就像您可以在另一个世界中移动自己的双手。似乎,虚拟现实浪潮即将来袭。

2016年:VR / AR闸门开启,一次到位

这一年,虚拟现实市场变得超级饱和,OculusRift、HTC Vive、PlayStation VR、Google Daydream、微软的廉价虚拟现实头盔等。从2016年开始,我只记得我一直在努力跟上来自各个方向的虚拟现实技术的突飞猛进。那一年,我在办公室里安装了全息甲板,把虚拟现实装在背包里带回家,给家里布上线缆去体验PlayStation。虚拟现实是未来。Oculus的创始人帕尔默·卢卡奇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而我成了时代广场一个主题公园里的“虚拟鬼魂”。

大多数事情都需要一台PC机才能操作,很多硬件都需要软件补丁,复杂的设置和耐心,深入研究并发现新应用程序会给人带来哪些奇怪的惊喜。在这一年,出现了许多有史以来最出色的VR游戏:《太空海盗训练师》、《奇妙的陷阱》、《职业模拟器》等。

奇怪的是,我那一年最喜欢的经历根本不涉及VR头盔。有一次在布鲁克林市中心的沉浸式影院体验,它提醒我,尽管虚拟现实看起来令人印象深刻,但它还不是我梦想中的一切。它并不像现实本身那样具有沉浸感或社交性。

你好,《PokemonGo》

2016年的夏天是《Pokemon Go》的夏天,《Pokemon Go》在手机上大受欢迎,各种年龄层和人群在那个夏天都在通过手机玩《PokemonGo》,他们都试图用手机寻找宝藏。

Niantic所创造的游戏并不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将其与HoloLens结合使用的方式,而是一款全息AR。它确实让小动物进入了现实世界,但是您所需要的只是一部与朋友一起玩的电话。《PokemonGo》再次将整个对话转移到手机上——以及手机如何成为我们最好的AR工具。

谷歌首款基于AR的手机联想Phab 2 Pro于当年年底上市,其后置摄像头可以扫描世界并测量物体。它的Tango技术早在2014年就已经发布,它使用了一种红外摄像头,工作原理与微软的Kinect类似,但体积较小。显然,手机的未来将走向AR。

2017年:苹果,谷歌和AR手机的核心

在过去的十年中,有一家公司从未使用过AR和VR吗?苹果。这一点在苹果当年的WWDC开发者大会上发生了重大变化,当时苹果公司宣布Mac支持虚拟现实,但更重要的是苹果自己的iOS增强现实工具包ARKit。

苹果的AR手机战略跳过了谷歌手机先进的深度感应摄像头技术,转而在其芯片中使用标准的手机摄像头,运动传感器和苹果的车载图形来增强AR效果。苹果迅速将AR视为iPhone和iPad的杀手级应用。同时,谷歌迅速采取行动,推出了自己的AR平台,用于各种各样的Android手机,称为ARCore。

突然之间,一大堆的手机可以发挥出惊人的作用,让物体看起来像是叠加在世界上的物体。它增加了怪异的微型高尔夫游戏、星座搜索应用程序、大量的测量和家具购物工具,以及大量快速消耗的噱头。感觉就像几年前使用VR头戴式耳机和手机发生的AR版本,减去了护目镜。这种空间相机的计算机视觉魔术将在更多的技术领域发挥作用,包括面部扫描,自动驾驶汽车和无人机以及安全摄像头。

2018年:寻找Magic Leap

在书出版七年之后,斯皮尔伯格改编的电影《头号玩家》(ReadyPlayer One)进入了一个充满了VR头戴式耳机和雄心勃勃的智能眼镜的不同世界。在这个世界中,Oculus的Palmer Luckey被Facebook赶下了台,现在正试图建立边界监视技术。Facebook的Oculus Go和联想的Google Daydream兼容的Mirage Solo完全切断了手机的连接线,成为独立的头盔。尽管更加自给自足,体积更小,价格更便宜,但大多数人仍然没有必要购买这些小护目镜,而且它们不像《头号玩家》在2045年哥伦布的愿景中所描绘的触觉背投式VR设备那样炫酷。

2018年夏天,小编终于来到了Magic Leap的总部,亲身体验了公司的第一款头盔。不过,虽然它比微软的全息镜头要好,但并没有完全不同。作为一个硬件,它感觉有些令人失望。但作为一个愿景,它可能是迷人的。一些应用程序向我和同事展示了一些我在Tribeca等艺术节上所做的沉浸式体验,我在空中挥舞着双手,看到光的粒子随着一首SigurRos的原声带翩翩起舞。我和Magic Leap的“数字人类”Mica坐在一个房间里,当她坐在我对面的一张桌子上时,我和她默默地交流。有时,它感觉像是艺术。有时,它感觉像一个原型机,似乎还没有准备好。

2019:令人兴奋的未来“即将到来”

2019年是VR头盔和AR头盔最令人兴奋的一年,微软面向企业的HoloLens 2就像一顶舒适的帽子,但是在增强的3D世界中跟踪了玩家的手和眼睛。

Facebook旗下400美元的Oculus Quest是我很喜欢的一款虚拟现实头盔,它很出色,并且是完全独立的——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电线——而且拥有令人惊讶的沉浸式体验。它让我可以在起居室里创造出充满泡泡的世界,还可以涉猎到沉浸式的实验性剧场游戏,暗示艺术家和游戏开发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

虽然许多公司已经尝试过(SnapSpectacles、NorthFocals、VuzixBlade),但是市场中并未出现过出色的智能眼镜。爱普生与手机相连的Moverio眼镜,尽管看起来很丑,但它展示了眼镜和护目镜只是手机配件的未来。高通公司在2020年推出5G虚拟现实和智能眼镜的计划表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看在沉浸式影院中体验过虚拟现实,以及令人惊叹的《星球大战》体验。我在迪斯尼主题公园游乐设施的整个房间游荡,用我的眼睛控制一切。我已经看到了令人惊叹的视网膜显示虚拟现实头盔,并使用新的控制,感觉我正在接触和接触新的世界。任天堂甚至推出了一个硬纸板做的智能虚拟现实套件。

有人认为VR已死,而AR是一个噱头。但事实上,一切都在快速发展,而无论是否有头盔,核心技术都将无处不在。与虚拟现实沾边的技术从未像2019年这样多,许多公司都制定了更加宏伟的愿景,苹果、微软、Facebook、谷歌、索尼PlayStation、Snap、高通都积极参与:这些还只是少数几个知名的。现在,它几乎从各个方向快速发展。但是,VR和AR并不能取代现实,它们是额外的层。

VR和AR快速发展:基于电话的VR头盔,例如Gear VR和Daydream等已经不复存在,但新的未来正在迅速涌现,这有望为AR/ VR的未来提供了一个互联的基础设施。5G技术正是依附于此。我认识的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尝试过VR或AR护目镜或眼镜。但是,VR或AR技术目前已经被用来训练运动员和宇航员,帮助减轻病人的痛苦,帮助盲人看见、创造艺术、制作电影,甚至是设计产品原型。也许,直到下一个十年的中期,智能眼镜才可能以被普通消费者所接纳。毋庸置疑的,我们已经处于一个增强的虚拟未来中。(完)


转载请注明来自VR教育网VRjiaoyu.co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